云推送能突破安卓协议?代理商多方取证指其造假

来源:中国焦点新闻网 | 2017-09-29 13:20:00

随着互联网应用业务的飞速发展,手机成为市民获取信息的最基础末端,各种产品也应运而生。2015年前后,一款名为“云推手机通知广告”的网络技术项目,自称“可解锁安卓底层协议,实现毫无拦截”,将带链接的信息内容强制性推送至精准客户群体,并称有至少7亿手机信息数据库。因此,在短时间内该产品迅速风靡全国,仅一年左右时间,该业务发展代理商53个,涵盖全国51个省市。

而在今年7月份,山东代理商李先生却自爆内幕称,经检测后该平台数据存在造假现象,疑项目属广告新骗局,遂向上级代理商“安徽云推送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云推送)提出退款,但至今未果。随后记者赶赴南京采访,“安徽云推送”负责人孙梅(化名)表示,该业务已给全国代理商造成损失共计近千万,自己公司是最大受害者,业务上家牵扯安徽揽胜、合肥小鸟、上海守卓等多家网络公司,目前已多方取证,疑其联合造假。

山东代理商自爆内幕 云推送数据造假涉嫌违法

2015年,一直从事网络业务的山东李先生与安徽云推送签署合同,成为“云推手机通知栏广告”的山东地区总代理。按照安徽云推公司宣传,该产品在中国有7亿安卓手机用户的数据,可以做到精准用户画像,精准地理围栏,无需打开任何APP,可根据抓取的数据强行投放到手机,不会遭遇任何拦截。但在实际操作中,李先生却发现并达不到所宣传效果,几乎手机栏推送广告所有功能均无法实现。

同时,李先生的合作商户也一致认为没有效果。发现问题后,李先生便向安徽云推送反馈,但对方并没有给出合理解释,只坚称产品没有任何问题。无奈之下,李先生便通过第三方进行数据监测,结果发现绝大多数广告点击都来自“杭州亿启网络科技公司”版权所有的“9块9包邮汇”、“上海守卓科技有限公司”的“红包来了SDK”,以及其他公司的WIFI万能密码等几款APP。

李先生介绍,此三款APP的总装机容量不超过700万人次,和7个亿相差甚远,第大多数广告点击都是此三款APP轮流产生,实际并未发送广告。后经进一步检测后发现,该平台数据混乱,并存在严重造假行为,不但有移动端点击记录,而且显示PC端数据,数据显示投放范围也并非是宣传中说的6公里,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全国各地,尤其第三方检测显示大多数点击都来源于早已无人使用的老机型。

据悉,李先生原来做腾讯产品运营商,公司经营情况良好,因为这款广告产品,导致客群关系恶化,不仅仅无法回款,客户还因此提出索赔,声誉度大大降低,以前的业务无法继续经营,目前公司已进入破产状态。李先生遂多次向安徽云推送提出终止合同并要求退款的请求,但至今未予解决。同时,李先生就手机通知栏广告咨询了相关部门,得知此广告形式属于违法行为。

全国总代哭诉成最大受害者 偶然接触连续汇款

2017年9月23日,记者一行赶赴江苏南京,对安徽云推送方面进行采访,公司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孙女士称,该业务目前已推广到除京上广之外的山东、新疆、河南、河北等全国51个省市,给代理商造成直接损失共计近千万。经多方取证,孙女士质疑安徽揽胜、合肥小鸟、上海守卓、杭州个推等多家网络公司联合造假。称已经联系部分省市受损失代理商,将通过司法等多渠道进行维权,尽量保证将损失降到最低。

孙梅称2012年底,她在安徽蚌埠开设“誉达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主要经营户外及“领袖传媒”DM业务。2015年4月份,孙梅经人介绍接触到安徽揽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云推送手机通栏广告”项目,当时未见面,仅通过QQ、微信等方式联系。对方向其介绍并发送邮件,称该业务为一款新型网络产品,可与短信媲美且不违法,承诺“中国只要使用安卓手机用户,不需安装任何APP,直接推送到手机信息栏”,可无拦截直接到达。

“当时他给我的解释是破解了安卓的底层协议,6公里范围内直接推送。并且跟我说有7亿用户的保有量,是用户而非数据。”据孙梅介绍,在当时硬广业务开始下滑的形势下,接触到新产品感觉挺激动,便于2015年6月份,向对方第一次汇款几千元,后来又连续几次汇款,并专门投入3个人做市场。到签约之前,孙梅向对方陆续汇款6-7次,总金额共计5万元左右。

安徽揽胜主动上门洽谈 安徽云推送公司成立

到2015年8月份,因孙梅公司业务打款较多,安徽揽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安徽揽胜)董事长温某、总经理路某(女)、董事朱某以及某数字电视台工作人员耿某(介绍人之一)一行人赶至蚌埠,与孙梅面谈合作事宜。揽胜方面介绍,该产品总公司在浙江,开发公司为“合肥小鸟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者徐某。但当时孙梅并未下定决心要做,因为前期测试反映有效果客户只占3成,后来接手一款酒的促销活动,效果不错,她才决定做该业务。

9月份,孙梅与合伙人张耀赶赴芜湖安徽揽胜,揽胜主要领导及合肥小鸟徐某一行接待。徐某称自己从美国硅谷回来,该技术与沈某(个推创始人)一起开发,后台发送基地在浙江杭州,前台基地在安徽合肥。孙梅提出做全国代理,但对方当时并未同意,只答应给13个省的代理。“原定要我们缴纳一笔不菲的保证金,我们也已筹款,但并没有让我们拿,所以印象很好,很信任。”在将徐某送至合肥的路上,徐某承诺将带孙梅到杭州总部参观。

回到蚌埠后,孙梅注册安徽云推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添置设备,招兵买马,开始大张旗鼓开展业务。因当时资金困乏,孙梅便从母亲处借款30万投资,其母张女士便成为安徽云推送法人。到2015年10月份,公司正式营业,通过电话、DM等方面进行推广,开始全国各地宣传,并先后在太原、沧州、武汉等地开招商会,花费近几十万。到12月份,山东、新疆等地四家加盟。按照加盟政策,地级市5万、省会级13.5万、省级36万。

无实际效果代理商提质疑 揽胜抛消息后台为“个推”

孙梅介绍,2015年年底,山东代理商李先生对产品提出质疑,“客户看不到、没有实际效果”,随后,其他代理商也提出相同问题,2016年元月份,孙梅赶到安徽揽胜,对方称“客户看不到”这个难题在农历年前就能解决,徐某已赶去美国硅谷研究解决方案。同时,市场上另有“南京外恩科技”等两家相同业务公司均称该技术为自己开发,并在网上相互攻击,造成市场一度混乱状态。

安徽揽胜对此回应:第一,2016年元月底之前彻底解决客户看不到推送信息的问题;第二,揽胜方面已切断与南京外恩科技合作,保证市场秩序;第三,孙梅的安徽云推送此后可做全国总代理。并现场给孙梅授牌,确定安徽云推送全面代理该业务,可全国进行招商。元月中旬,揽胜路某邀请孙梅赶到芜湖,向其展示一款由浙江每日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出品名为“个火”的小盒子,称“个火”可以在500米之内抓取到安卓用户信息,并将资讯做到推送至手机,彻底解决难题,但目前正在测试阶段,到农历年后才能批量生产。

孙梅见到“个火”,并被对方告知“浙江每日互动”是他们总部之后,便再一次坚定信念,回到蚌埠之后加大投资力度,开始设计自己网站,在百度等页面进行推广。2016年春节过后,孙梅再次赶到安徽芜湖揽胜公司,催促“个火”生产之事,与揽胜路某以及介绍该业务的中间人一起碰面。孙梅称,当晚路某抛出一个重磅消息——该产品的真正开发方实际为“个推”,也即是“浙江每日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当时我们招商,很多代理提出,安卓底层协议突破根本不可能。路某解释,个推在中国与那么多APP合作,为什么能推送呢?就是因为他们突破了安卓底层协议!路某说这话的时候,我们三人在场,可以作证。”孙梅称,当晚第一次听到“个推”二字。当问及为何不对外公开?路某则解释,第一,目前国家政策尚不明朗;第二,“个推”准备上市,不想让外界知道与一些小公司进行合作。

“个火”始终未正式上市 代理商怒砸孙梅公司

孙梅在网上查询“个推”有关资料,发现该公司规模很大,且旗下有一款产品“个灯”,性质与“云推送”为同类产品,便彻底打消了再次质疑,心里顿时觉得踏实。而路某为给孙梅吃定心丸,便让其对外宣称产品公司为“上海守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理由是“个推不方便出面”。孙梅介绍,上海守卓便属于“个推”旗下公司,材料显示该公司有“云推送”、“红包来了”、“安卓排行榜”3款产品,目前该网站已关闭,但孙梅已将材料进行公证。

因安徽云推送的强势宣传与推广,公司每天至少接待几名来自全国各地客户,签约客户也不断增加,客户所有产品试用经费与招待经费都由孙梅公司支出,开销逐渐增加,但揽胜公司承诺的“个火”却始终没有量产。2016年4月份,市场上又出现同类产品“口袋推”,该产品所在公司在网上公开宣称“云推送”为虚假产品,并有理有据,于是产品再遭客户质疑。

其中一代理商到孙梅公司发生打砸事件,无奈孙梅便全额为其退款,公司也一度陷入窘境。4月12日,小鸟科技徐某与孙梅会面,安慰她“个火”正在加班加点生产,并承诺4月底之前让代理商全部用上“个灯”系统。何为“个灯”?徐某解释称,是一款可以在200米之内向用户发广告的产品,世界高端品牌推广都在用,孙梅再次相信。但直到4月底,该承诺依旧没有兑现。而此时对方又答复“虽然个灯没有实现,但个火可以了”。

于是,在小鸟科技徐某示意下,孙梅开始统计、订购“个火”,280元套,共订购300套。等统计名单发过去以后,安徽揽胜路某突然发话,“个火暂时不能订”,理由是先测试好再订,并给孙梅快递一套“个火”设备。孙梅按照说明书,安装一款APP之后测试,发送广告后的确能通过APP收到。而此时揽胜又称,若想继续做代理,则需要将公司搬到大城市去,经再三权衡,孙梅将安徽云推送搬迁至南京。

“云推送”正式更名“个信” 代理费上涨10倍引不满

刚到南京,孙梅公司代理商均收到浙江“口袋推”公司邮件,明确指出“云推送”造假,产品广告点击量均由一款“红包浏览器”及“九块九包邮”两款APP刷出,并非真实数据。部分代理商知情后,极力要求退款,孙梅公司于是出钱退还给广西南宁一家。问题反馈到揽胜,对方又另一款产品称“个灯”已经洽谈好,并于7月份向孙梅发送电子授权书一份,授权“安徽云推送可面向全国招商个灯业务”,且现有代理商也可用,但因价格问题,积极性并不强烈,依旧有人要求退款。

但揽胜及时放出消息,“云推送”将正式更名为“个信”,成为“个推”旗下官方产品,此事小鸟科技徐某也证实,揽胜董事长还将微信群中与“个推”创始人沈某聊天记录给孙梅看,让其深信不疑。8月12日,揽胜要求孙梅召集全国各地代理商至南京,正式公布此事,但最后已“消息泄漏”为由未公开露面,仅单独与重庆、沈阳、烟台等地4名代理商单独会面告知,让他们代为传达,暂时稳住情绪,代理商不再要求退款。揽胜方面承诺:1、广告可视化;2、推送精准性。

中秋节前夕,揽胜董事长温某在代理商群公开发布消息:“云推送”正式更名为“个信”。此前揽胜路某曾给孙梅发送两封邮件,声明孙梅公司“个信”独家授权商与全国代理商身份不变,价格不变。但节后孙梅却收到“个推”副总经理汤某消息,不能做全国代理,仅代理华北地区;招商代理价格上涨10倍。此事引发代理商们极度不满,要求对方提供政策支持,且价格不予上涨。

突破安卓底层协议子虚乌有 负责人承认虚假宣传

孙梅开始对安徽揽胜对此事的掌控性产生质疑,便直接与浙江每日互动董事长方某进行对话,方某回复,不否认“个信”为“个推”旗下产品,但从未授权安徽揽胜独家代理。9月19日,“个推”副总汤某致电孙梅,明确承认“云推手机通知栏广告”仅为“个推”一个代理商而已;明确所有广告下单均在“个推”;明确承认“个信”产品的确授权合肥小鸟独家经营,但由他总负责。

9月20日,孙梅专程开车赶往杭州面见汤某。汤某告知,“口袋推”与“云推”均为“个推”旗下产品,而自己之前便是“云推”浙江代理商,并承认了解产品,无法全部实现所宣传功能。“既然承认云推是你们产品,更名个信以后又让代理商价钱,这不合理;既然口袋推也是你公司的,那利用我们来炒作,这存在欺诈行为;很多网络技术师都质疑这个产品存在造假,这说明公司品质有问题。”孙梅此时已心灰意冷,并在微信群中讲明观点。安徽揽胜与合肥小鸟则力劝孙梅冷静处理,称他们“会解决一切问题”。

9月21日,“个推”汤某以“个信与云推不是一家”为由明令禁止了湖北省总代正在开展的一个招商业务,随后“个推”给所有代理商发文,称从未授权任何人经营“个信”产品,该文件与之前揽胜、小鸟、汤某之言全部矛盾,此举也引发孙梅及代理商不满。9月26日,孙梅与代理商一行五人赶赴“上海守卓”营业所在地杭州,在公司内仅见到几台破旧电脑,并无人办公。

表明身份后,孙某一行提出要求查看信息推送流程,遭到对方以商业机密强烈拒绝,“揽胜的人来了才给看”,并称发送基地与公司距离十几公里。然而安徽揽胜温某赶到后,对方依旧不允许查看。后在严词交涉下,温某承认发送基地就在房间中,而发送也并非通过设备,并且没有后台,仅仅通过几款浏览器发送,“突破安卓底层协议”纯属子虚乌有。上海守卓负责人则直接承认,“那是我们为了吸引客户的一种商业包装”。

退款赔偿遭相互踢球 代理商直指强推行为违法

2016年10月中旬,安徽揽胜温某找到孙梅及代理商,承诺所有款项由他退还,但代理商们并未答应,要求一并赔偿经济损失,温某便要求代理商列出赔偿表,由他商量赔偿事宜。因新疆一代理商着急退款,便由温某全额退款,郑州、拉萨、保定等几家则要求退还剩余款项,不再商量赔偿事宜,签署第三方协议等待退款,其余代理商则核算赔款,等待“个推”处理意见。而除新疆之外,其余代理均未收到退款及赔偿,再次致电温某,对方称不再参与此事,让代理商直接找“个推”沟通;但“个推”则称与安徽揽胜无任何经济关系。

后揽胜多方做工作,要求代理商将款项转到“个信”业务,暂别着急退款,可经过试用发现“个信”仍未达到效果,质疑还是骗局,便一直要求退款及赔偿。代理商聘请律师,到上海警方报案,但警方尚未对系统进行测试,小鸟公司便已将系统关闭。孙梅称将继续聘请律师,带领代理商们通过司法等多渠道维权。“咨询律师,按照《新广告法》相关规定,未经请求或允许强制发送广告行为,本身就属于违法。”孙梅称,呼吁国家相关部门重视并介入调查。

举步维艰代理商维权无门 媒体曝个信植入恶意命令

2017年9月23日,分别来自全国各地代理商赶至江苏南京,找孙梅共同商讨维权之事,遭遇大致与山东李先生一样,或公司经营困难、举步维艰,或直接导致破产。连云港的代理商陈先生称,为了经营这款产品,自己从银行贷了很多款,花了很多心思,但想不到竟然遭遇骗局,而在之后的维权路上又遇到很多波折与阻挠,“不管怎样,我们都会继续维权,维护我们合法权益。”

“从开始加入到运营,我们都是在全心全意做这个产品,投了很多钱,但后来我们发现是产品是假的,达不到所宣传效果,他们拿这个产品忽悠我们。人工、房租投了很多钱,现在已经到了经营非常困难的时期。我们正在从多渠道维护合法权益,也希望通过媒体,把安徽揽胜、小鸟科技、上海守卓、包括个推他们的违法行径曝光,给我们一个公正公平的解决方式。”来自湖北省的总代理周先生称。

据雷锋网消息,“一款广告软件开发工具包(SDK)正在盗取用户数据并将其发送到中国公司的服务器,这款 SDK 由‘个信’公司开发,并嵌入到 500多个合法应用程序中”,“个信开发人员使用 SDK 的合法功能将恶意命令发送到合法应用程序。根据安装期间从用户收到的合法应用程序的权限,他观察到 SDK 从用户的设备收集各种数据,但主要是呼叫日志。此外,该SDK 还强制下载并运行包含在大型加密文件中的代码,这些代码助力了恶意行为。”

9月26日,记者分别致电安徽揽胜、合肥小鸟以及个推等公司负责人。合肥小鸟徐某多次电话均无法接通;安徽揽胜温某则表示,公司仅与上海守卓科技有合作关系,与其他公司并未有直接合作,但据孙梅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温某在代理商群中曾明确表示,“云推送正式更名为个信”;浙江每日互动方面,则因为个别原因未采访成功,据孙梅提供与个推高层对话信息中显示,对方承认为自己产品,只是否认“授权过区域独家代理”。

究竟安徽揽胜、上海守卓、合肥小鸟、浙江个推等各个公司关系到底为何?各公司股东之间有什么关联?他们是否会形成一条完整产业链?这种产品的运行是否合法?等等等等各种问题,我们将会做进一步追踪报道,在接下来的新闻中做详细剖析,以及会持续关注事态进展结果。(来源:中国焦点新闻网)

云推送能突破安卓协议?代理商多方取证指其造假

责任编辑:SH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