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沙土尿裤?这个小伙的淘宝店月入10万
2019-03-20 15:24:48 来源: 中国网

90后淘宝店主杨勇万万没想到,卖了4年农产品,火了沙土。

3月12日,一位刚学会网购的婆婆下的第一单,就是他店里5斤装的黄河“宝宝沙土”。刚满1岁的孙子屁股起了红疹,按她的经验,得敷点沙土。

“我真是醉了!”儿媳妇邓女士忍不住上网吐槽,“婆婆说这个方法在老家山东流传很久,我老公小的时候也用过……”

故事源起地山东,继“拜年要磕头”、“女人不上席”之后,这里又蹦出了个同样古老而神奇的习俗,“宝宝穿沙土”。

上述传统习俗,有些确与时代格格不入,正在被改变。而被互联网激活的“宝宝穿沙土”,扬起了一场新旧育儿观大讨论。

年轻的宝爸宝妈们,分为两个阵营:有人认为,这种因陋就简的育儿方法早该被时代彻底抛弃;也有人“亲测有效”,将其视为“育婴神器”。

图说:宝宝红屁股“穿沙土”,吃瓜群众又长见识了。

在卖家杨勇看来,“宝宝穿沙土”是黄河岸边人民长年积累形成的生活智慧,通过互联网,不仅慰藉了离开故土的人们,更延续了民俗文化的生命力。

如今,杨勇不仅把沙土做成了“大生意”,更借此打开了当地农货的销路。

“我可是看着你穿沙土裤长大的”

黄河水利委员会官网曾刊文,就地取材的穿沙土,是黄河沿岸民间母亲的创举。母亲河增添了它的文化寓意:人的一生,呱呱坠地穿沙土,汲黄河水劳作生活,最终长眠于黄土。

在纸尿裤普及的现在,还有人偶尔忆苦思甜。

《章丘晨报》曾报道,上世纪90年代前,很多人家都到附近河道里挖沙土,背回家给孩子做沙土裤,“因为以前没有尿不湿,要解决孩子的大小便,最好的办法就是穿上沙土裤”。

出生于1991年的淘宝店主杨勇,也是“穿沙土的一代”。在他的家乡菏泽市定陶区,村里长辈摆起老资格,有时也会嘚瑟,“我可是看着你穿沙土裤长大的”。

大专毕业后,杨勇做过小家电批发,2015年回乡结婚后不再外出,在淘宝网专职做起了“农村小两口创业店”,出售小米、黄豆、绿豆等当地土特产。

图说:专职做淘宝,比打工挣的多,还能照顾父母。

而卖沙土,并非商业创意,纯属无心插柳。有一天,杨勇看见邻居正在给娃用沙土,心想:在外山东人那么多,他们上哪找老家正宗的黄河滩沙土?

事实证明,现代人也潜在着需求。产品上线没几天,就有个江苏买家下了20斤,紧接着更多买家纷纷涌入,从北方的山东、河北、河南、陕西,到南方的上海乃至遥远的两广。

就这样,被纸尿裤全面取代的古老沙土裤,又被“万能的淘宝”给激活了。

装玻璃瓶?“那就不是卖沙土了”

杨勇后来发现,淘宝网就几个店卖“宝宝沙土”,数他家卖得最好,满意度达95%以上,主要是“质量有保证”。

老祖先累积下来的经验,果真管用。产品页面上打码的孩子红屁股照片,就是顾客给杨勇发来的“买家秀”。

定陶,曾是历史上黄河故道流经之地。当地的沙土如面粉般绵细,不伤皮肤,吸水又透气,装入布袋便成了天然的“纸尿裤”。

现在,小两口有了两个娃,大的三岁,小的一岁,都枕着沙土裤睡觉。和杨勇自己小时候一样,沙子晒干了就行。

图说:沙土细如面粉,筛起来很呛人。

图说:热锅“消毒”,让消费者放心。

可拿来卖,涉及万千孩子和商誉,就得讲究。地表的沙不要,深挖的才够干净;然后,得一遍遍筛;最后,再加一道“杀菌”工序——放在大锅里高温炒熟。

细如面粉的沙子,筛起来尘土飞扬,全副武装上阵还是呛。而一锅10斤的沙子,20分钟里不停翻炒,十足的体力活。

然而,5斤装的“宝宝沙土”,杨勇只卖14.9元,还包邮。曾有顾客热心建议,换个好包装,放工艺玻璃瓶里,能卖得贵点。

但杨勇认为,“那就不是卖沙土了”。

“我老家的土货质量可好了”

沙土激发的“免费”流量,让夫妻小店一下子从淘宝网众多商家中脱颖而出。

黄河沙土销量激增的同时,也带火了店里农产品的销量。附近乡镇数十家农民的小麦、豆子,也找杨勇帮忙卖,网店每个月流水达到10万元,升上了3皇冠。

图说:乡亲们找杨勇帮忙,通过淘宝农货卖全国。

辛苦打理4年,这家夫妻小店是全村第一家网店,现在仍是唯一一家。村里的同龄人大多都外出打工了。

而毗邻定陶区、同样属于菏泽市的曹县,2018年以113个淘宝村排在全国县域第一,当地年轻人纷纷返乡创业,地域特色产品也正在成为越来越多返乡青年开网店的首选

曹县大集镇32个行政村都是淘宝村,形成全国最大演出服产业集群,快递单日峰值达20万单。菏泽市则以267个淘宝村居全国地市第一,2018年GDP增幅居山东首位。

一个村带动一个县的现象,也让阿里巴巴集团启动了“淘宝村升级计划”。

看着周边电商生意红红火火,杨勇有时也心生羡慕。他不愁卖,愁的是,村子周围电商产业未成气候。父亲有时来帮忙,但更大的订单压力仍无法承受。

比起爆款沙土,在杨勇心里,农产品才是主业,能够带动更多的乡亲脱贫致富,“我老家的山药、粉条这些土货,质量可好了。”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