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互助发布上半年“爱心帐单”,“互助”力量成为网络互助3.0时代的里程碑
2019-07-10 08:58:42 来源: 环球网

7月4日中午,刚刚上完课的小学老师小溪,正穿过地面凸凹不平的室外操场返回办公室。烈日当空,她很快被晒得满脸是汗。

小溪打开手机想要打个电话,却看到水滴互助发来的一份“爱心帐单”。账单显示,2019年上半年她帮助了1996人,仅花费了39.37元。

这让小溪倍感惊讶。去年经朋友推荐,她接触到水滴互助,考虑花费不多即可给家人和自己多一份保障,很合算,不生病就权当献了爱心,于是加入了。但事后,忙碌起来的小溪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

惊讶之余,小溪将这份“爱心帐单”转到朋友圈,引发了朋友们的热议和点赞。

在同一时间,超过8000多万的水滴互助会员“小溪们”,共同收获了这份惊喜,见证了“互助”的力量。

“小溪们”大约没有意识到,他们此刻见证的“互助”力量,足以成为网络互助3.0时代的里程碑。

脱贫攻坚战下的健康扶贫

2015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开展医疗保险和医疗救助脱贫。实施健康扶贫工程,保障贫困人口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努力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2016年,在应对“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自救意愿推动下,“网络互助”作为一种新兴的“健康保障方式”,迅速诞生并火爆。

“网络互助”的原理非常简单:会员以互帮互助、共同抵御癌症及意外等风险为目的,按照既定规则加入社群,“一人患病、众人均摊”,每个会员都可以较低支出获得高额的互助保障。

以成立于2016年的水滴互助为例,会员平均每年只需要分摊约30多元,一旦不幸患病或遭遇意外,即可获得最高30万元的健康互助金;如果选择升级计划,还可享受更高额的互助保障。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缓解了中低收入者对“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焦虑,“网络互助”得以快速扩张,水滴互助总经理胡尧此前在媒体采访中指出,网络互助3.0时代已经来临。

2016到2018年,“网络互助”萌芽初探,开启1.0时代。在这个阶段,监管部门摸索如何在去芜存菁的情况下保护创新,运营者探索如何找到最佳的运营机制,大量资本和平台集体涌入又集体退场。

2018年开始,“网络互助”进入2.0时代——以流量带动会员高速增长的市场拓展期,巨头的入场帮助整个行业更好地教育了用户,也带来了隐性洗牌。

2019年,网络互助进入3.0时代,进一步优胜劣汰,留在赛道中的各个平台,通过高速增长进入了千万级别、大用户量级的高台期,精耕细作成为竞争的核心要素之一。

截止2019年7月7日,水滴互助总共帮助了4260个家庭,划拨超过5.8亿互助金。“网络互助”已经成为“脱贫攻坚战”中“健康扶贫”的坚实力量。

呵护爱心,让“互助”更有力量

“小溪们”从“爱心帐单”里,感受到了爱心汇聚的“互助”力量。

这种力量,不同于以往的单向施与,而是双向的,“爱他人也爱自己”,将“善有善报”的美好期待落地成事实。

在胡尧看来,“互助”让“爱心”变得更加可持续,“爱心”让“互助”更有力量。在“网络互助”3.0时代,市场的初步教育已经完成,网络互助行业平台的竞争已经不再是简单地比拼用户规模——用户将更看重平台的服务能力。

胡尧认为,行业平台应该进一步回归保障服务的本质,更精细化地运营。一方面设计和打造出更多、更优质的产品、场景,以满足更多用户的需求;一方面,把温情融入到运营的每一个细节里,精细呵护爱心,激发出“互助”更大的力量。

“爱心”是一种感性的情感,力量强大,但也敏感、细腻、易受伤害。

“爱心账单”让参与互助的会员,直观看到自己“爱心”的作用和价值,这对会员的“爱心”是一种激励和呵护。

水滴互助从2018年开始启动的评审团制度,是对“爱心”的另一种呵护。

根据规则,已经加入互助计划超过30天,且互助计划仍然有效的会员,参与并通过定期举行的“评审团资格考试”,可成为“水滴评审团”成员。成为评审团成员以后,会员可直接参与平台运营和行使会员权利,公平、客观、独立地解决与互助金申请有关的争议事件,保障“爱心”的合理运用。

2019年3月,“水滴互助社”试运营,将“爱心”延伸到线下。在全国各地,由水滴互助志愿者组成的服务站,深入社区为会员提供更贴心、更及时的服务。目前,水滴互助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成立了24个城市互助社,加入会员代表3000名以上。

胡尧表示,在网络3.0时代,更精细地呵护“爱心”,让“互助”更有力量,是全社会对网络互助平台提出的新要求。水滴互助将在“温情运营”、“呵护爱心”方面投入更多,引导行业更健康地发展,为“健康扶贫”贡献更多,希望在同行的共同努力下,网络互助行业不断壮大,成为社保、商保的有效补充,补全三大保障体系。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