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义乌,主播可能正成为一个非常具有诱惑力的新职业
2019-09-10 09:48:59 来源: 蓝鲸TMT

短视频电商不断上升的热度,正在义乌这座被誉为“世界超市”的城市催生新的造富故事。在过去的一年,当地小商品市场共创造了4523亿元交易额,大量的网红爆款诞生于此。从微商到团购,义乌经历了一次次风口,更是电商人的淘金圣地。

或许,用义乌高铁站的一条广告来形容最为合适:阿里巴巴都来了,你还等什么?

在义乌的商城大道上,可以看到这样一副画面:左边是现代感十足的浙大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等建筑,右边是电商村之一的东傅宅村,二者隔街对望。虽然被定义为“村”,但如今东傅宅村的身上再难寻到人们传统观念中对农村的印象。他们代表了如今义乌与电商新势力之间的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蓝鲸TMT记者了解到,除了东傅宅村,义乌已有不少村子都已成为电商产业上的重要一环——有的负责主播孵化,有的负责供应链与库存,总量难以统计。

“在义乌这个地方,做电商能赚到钱。不管你是现在做也好,前年做也好,只要你做起来了。”当地的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根据国家信息中心2016年的统计显示,占世界总量40%的电子钟表,占全国总量70%的饰品、40%的拉链、35%的袜子在这里生产。近三年来义乌的不仅有供应商,还有拼多多、抖音与快手。正因如此,东傅宅等村子才能实现日新月异的发展。

孵化网红成为新风口

在义乌,主播可能正成为一个非常具有诱惑力的新职业。

创业之家的侯悦被当地人很尊敬地称呼为悦姐。刚进办公室,便一眼能看见桌上“欢迎老铁,欢迎精英”8个字。正如上面所写,曾为网红的她如今致力于培养网红。

创业之家非常精明地将办公地选在了义乌北下朱村电商小镇精心修建的大门对面。无论来这的人是出于考察还是进货的目的,势必都会注意到其三层楼上大大的招牌和一串显眼的红色横幅“快手、抖音直播网红孵化基地”。

在义乌,短视频博主正在不断证明其变现能力,这得益于以侯悦为代表的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但她们并不是唯一瞅准这商机的团队。在创业之家马路对面,便有另一家名叫“快商传媒”的公司包下了一个大院,正对着侯悦竖起了网红直播拍摄、孵化的旗号。

从2017年12月开始,侯悦成立了第一期网红培训班。截至到目前,已经是开到了第12期培训班,学员总数达到三四千人,其中留在义乌的主播就有1200人左右。侯悦告诉蓝鲸TMT记者,目前创业之家粉丝数量超过20万的账号就有超过50个,总粉丝数超过3000万。“培训主要是向他们讲解我们(主播)是怎么生存下来的,需要哪些资源和能力才能在义乌活下来。”

更宏观的数字显示了义乌有多么浓厚的淘金氛围。截至2018年底,义乌共有外来建设者142.9万人,户籍人口为81.8万人。

短视频主播的孵化不同于泛娱乐类的艺人孵化,后者靠一个小单间、一个摄像头、暧昧的色调就算生产完成,而前者是以结果为导向,比如抖音大V接广告能力或者快手老铁的带货能力。因此,在创业之家三层楼的办公场所根本看不到直播间,其中面积最大的一侧办公地全部用于爆款产品的库存和展示。

从第一批网红到创造网红

“你现在要想你是一个老板的形象,一个做生意的人。你发的作品首先得感动你自己,感动我,才能发出去。”在采访开始前,仅一个视频的文案创意,侯悦就与自己的学员反复讨论了1个多小时。“哎老铁,给创业者一个关注”“hi老铁,我是某某,在义乌做品牌男装,记得关注我哟”,到最后她还是有些犹豫到底作何取舍。

“在底下拍摄的便是咱们的学员。”侯悦告诉蓝鲸TMT记者。在义乌能够最终成为一名合格的主播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比如通常一名主播要早上六点起来就开始想创意。

“有些来这里的人其实是没怎么接触过(这一行)的。其中甚至有四五十岁的人。有的人做这行是家庭遇到困境,发展遇到了问题,或者想让自己未来更好。但很大一部分是需要靠自己奋斗和坚持的,只有20%的人能够拿到很好的结果。”她表示。

侯悦最早从事百货批发,2017年上半年她开始做拼多多,2017年6、7月,她开始接触快手,并逐渐成为一名网红。截止到目前,其快手粉丝数超过32.7万。在她看来,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消费能力在过去是被低估了的。

“义乌小商品价格比较便宜,整个在中国来说比较有优势。拼多多一来渠道一打开,销量特别好。最开始快手不是商业化的,就是一些纯视频娱乐为主,后面为什么会转电商,因为快手上面电商产业准确地来说是义乌带动的。当时我和闫博(创业之家联合创始人)进来做快手的时候,他一个月卖了35万件羊毛衫,我进来之后带动身边一圈朋友玩快手,涨粉很快。我进去之后告诉他们,我不仅可以娱乐还可以带他们做生意。分享的同时,义乌的产品也出去了。”侯悦说道。

她认为,随着创业者数量的变多,她们自带有一些责任去分享自己的经验。

2018年被视为短视频爆发的一年。侯悦回忆道,2018年上半年抖音开始在流量渠道发力,当时短视频竞争的格局更像是抖音从城市往农村打,快手则是农村往城市包围。“抖音更像资本运作,通过各种活动来吸引商家顾客,快手更讲老铁与老铁之间的情怀。因此快手的生态更适合我们,有一批老铁冲着我们的人来支持我们。”

而从成本侧来看,当下短视频可以直接帮助电商从业者“跳级”。据介绍,在拼多多开店的前期投入最少在10-20万元,工厂供应链、仓库开店各方面都需要成本投入。而短视频甚至可以直接去工厂拍视频,“老铁们我找到一个工厂好便宜的货,要不要关注我。可货不是我的,厂也不是我的,我却销售出去了。”

带货背后的供应商博弈

以侯悦为代表的这批网红,正在义乌与供应商缔结出一种新的商业关系:虽然他们依然是在为自己打工,但正逐渐取代企业传统销售部门的职能。而网红村们自始至终都扮演着囤货的角色。

义乌,北下朱村与东傅宅村。大大小小的网红店、工厂店与微商店分布在划分整齐的街区中。李强(化名)就在街区的一角开了一家较大的门面。

“2018年10月开始,当地的网红慢慢多起来了。直播兴起,过去的一些客户就被替代掉了。”他告诉蓝鲸TMT记者,最开始村里的微商多,后来是社区电商,再就是社群和直播。以前的李强做传统供应链,通过东傅宅村的仓库,向批发商供货。随着工厂与客户连接方式的改变,不少市集的经销商和加盟商越来越难做,因此他改开现在的所谓网红微商店。

经蓝鲸TMT记者粗略估算,在东傅宅村一处合计占地面积约9000平米的街区中,有37家商铺从事直销、团购、网红直播批发。其中,涉及的品类涵盖玩具、服饰、美妆、汽车手机配件、针织等。

在开店与卖货的历练中,当地人已经练就了对风口的敏感并受益匪浅。李强对记者提供了一组数字:每天会有将近200个网红来店里提货,每个月店里的营业额能够达到十万级别。而网红还在源源不断的孵化,因此他自己也开始在朋友圈里以店铺的名义推出主播的孵化课程。

而这些商铺对品类的把控能力,不仅是过去难以想象的,甚至可能已经在国内做到了前列。“客户对品类的要求很多。可能今天要柴米油盐,明天要衣服和水果,后天要科技产品。我们也是迎合客户的需求丰富我们的品类,比如今天上新30-50个品类,同时下架10-15个品类。”

这种新奇又强大的吸金能力甚至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工厂直接入局。比如北下朱村同样做服贸生意的王芳(化名),这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女孩在不久前刚刚驻扎义乌。“我们的工厂在浙江,主要做棉衣。有天有个人一口气下了四五万单的衣服,说肯定没问题,当时觉得挺厉害的。于是在2018年底我们决定来义乌。”

对于市场的前景王芳是自信的。“这边的爆款可能是皮衣,而我们则是实打实的产品。我们认为竞争最终还是要看产品,而且产品本身也有专门的设计师设计并参考流行元素,所以对市场前景有信心。”

这或许就是义乌的魅力,每一个手握资源的人都认为自己能成功淘金,但是否真的能如愿呢?在数条街之外的老板小夏(化名)的店内看不到棉衣。她告诉记者,当地服装旺季一般只有4-6个月,夏季与冬季各2-3个月。与王芳一样,此刻她们的店内稍显冷清。

与她们成鲜明对比的是老板张帆(化名)与他儿子经营的皮衣店,忙地不可开交的他打包了近60件衣服之后,又投身到了新的包裹中。据他儿子介绍,短视频虽然带来了10%-20%单量的业务增长,但更多还是面向线下店,因为网红的售后成本太高。

事实上,网红直播村并非最早的供应商聚集地。直至今天,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影响力在全国乃至世界也依然数一数二。但电商飞速变化的趋势让当地传统的格局正在发生微妙变化。一位当地人告诉蓝鲸TMT记者,电商向好的背后是线下实体店的逐渐落没。“在国际商贸城,几平米的单间,最早一个能卖到1000万元。现在你要是和别人开价500万元,别人都要笑出来了。”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