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政策频出,论宏桥的成本优势
2019-08-22 15:29:24 来源: 新众网

前段时间,刷到一份兴业的研报,文中提及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也就是当前电解铝企业间的成本差异正在从电力向原材料转移。

image001.png

由于铝产品属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统一性强,因而生产成本的控制是企业获得竞争优势的最主要因素。此前,行业的发展主要由电力资源来驱动,低成本地区获得了超出行业均值的发展速度,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入,电价政策的改革,兴许能沿着兴业的思路找到新的发现。

宏桥是曾经的低成本行业龙头,也许他就是最好的案例。根据中国宏桥(1378.HK)旗下公司的债务评级报告可以发现,目前宏桥的业务成本仍主要以直接材料和能源动力为主,直接材料占比约55%,电力成本占比约40%;直接材料主要为氧化铝和阳极碳块,氧化铝成本和阳极碳块成本分别约占铝产品成本的35%和15%。

一、电力成本

宏桥当前核心权重最高的成本依然是电力,截至2019年3月底,宏桥电力自给率为81.97%。公司热电机组大部分为亚临界火电抽凝机组,真空系统采用世界上先进的真空泵,机组效率较高。此前,关于自备电厂交叉性补贴的文件让整个行业一度有如惊弓之鸟,鉴于相关政策的具体落实措施尚未进一步公布,目前宏桥也尚未收到自备电厂企业征收政策性交叉补贴等费用的具体实施通知。短期内,宏桥的电力成本优势依然维持稳定,即便是此前公布的文件,也有设置过渡期,没有走一刀切的政策落地方式,可以预期,未来可能是"一企一策"类似的较为平和的处理方式。

image002.png

与电价相关政策依然在等待落地,继续去看电力成本占比约70-75%的煤炭,对于自备电企业而言,决定电价的关键在于采购动力煤成本,如果看发改委公布的电煤价格指数,2019年,山东地区的电煤煤炭成本是持续稳步下降的,可以预期,与去年同期相比,煤炭采购成本有所下降。

image003.png

电力外购方面,公司外购电力全部来自于当地产业集群内电力供应商,所采购电力均为直供,但如果公司外购电力改为网电供应或电价上升,将会给公司的成本控制带来一定风险。但是,在采购外部电力的方面,外部政策环境也在发生变化。

2019年7月19日,滨州市政府新闻办组织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滨州市2019年清理规范转供电环节加价工作相关事项。2018年,滨州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降低10%,2019年,将再次大幅度降低一般工商业用电价格,7月1日降低输配电价后,转供电单位"预购电"标准调整到不高于0.9203元。

其实,从这些细节这里也能看出地方政府的态度,通过保障地方的资源优势,确保地方产业稳健发展是有着强大的内在动力的,即便未来自备电厂交叉性补贴兑现了,但是如果地方上外部电力成本也下降了,那整体来说电力方面的相对优势依然存在,2019年6月,SMM做了一个关于全国电解铝企业电价的分析,非常有趣直观:

在综合考虑电网电力成本与企业自备电电力成本之后,山东依然以0.280元/度的平均成本,在沿海地区领跑,考虑运输成本的话,山东铝在沿海地区的竞争力就非常强了。因此,不管未来电价成本怎么走,山东整体性的电力成本优势大概率还是可以维持的。

7月底,山东省政府发布了《山东省煤炭消费压减工作总体方案(2019-2020年)》,其中,文件明确了到2020年年底,16市煤炭消费压减800万吨,26家重点耗煤企业共压减煤炭消费2900万吨。其中,魏桥集团在2019-2020年间累计压减600万吨。

image005.png

通过行业信息可以发现,预期宏桥会停下135MWS的机组,改由向产业基金的电厂买电,这部分大约每年200万吨煤节省,剩余的透过技术改造,使用高热值的煤炭,大约每年节省100万吨煤,累计能完成既定的目标。对宏桥整体的总生产成本变动不大,其实,只要不影响产能指标,这些可变成本的调整都是可以通过技术性的手段进行调整,不影响大盘。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短期内,宏桥依然能保持着电力成本的领先优势。

二、氧化铝成本

从长期来看,随着改革的深入,未来最坏的结果就是全国一盘棋,不管什么类型,所有电解铝厂家的电力成本都趋同,在行业成本优先的导向下,在那个时候,真正决定胜负的就变成了当前第二大权重的氧化铝了。

目前,公司所需氧化铝以自产为主、外购为辅。随着粉煤灰综合利用生产线的逐步投产,公司氧化铝自给率不断提高,产业链进一步延伸,截至2019年3月末,公司氧化铝产能为1300万吨/年,受关停电解铝产能影响,氧化铝自给率由上年同期的87.79%大幅提升至100.00%,但为节约运输成本,以控制总成本最低,公司仍采取就近采购原则,向铝产业集群内的供应商采购。

从氧化铝往更上游看就到铝矾土了,目前公司铝矾土全部为进口铝矾土,主要从几内亚、澳大利亚等国进口。此外,中国宏桥继续推进非洲几内亚铝土矿项目,合资设立了矿业公司和河港公司;几内亚项目于2015年11月投产,该项目将成为公司铝土矿重要供应方,良好的进货渠道保障了公司原材料稳定供应,2018年,公司铝土矿采购量约70%来自于几内亚铝土矿项目。

通过行业调研发现,由于地质差异,国内的铝土矿是一水高温矿,国外多是三水低温矿,国内使用一水高温矿氧化铝生产企业的生产线不能吃三水低温矿,需要通过技术改造才可以吃海外的三水低温矿。从SMM铝行业首席王芮的访谈来看,使用进口矿现金成本会下移的,这个区间大概率是在100-300块钱的区间,这个区间幅度是比较大的,按照氧化铝厂自己的口径,经其综合测算,现金成本能够下降150块钱左右。宏桥的生产线已经是适配进口矿的,加上山东沿海的优势(运输成本低),加上海外矿权的布局,未来在氧化铝上的成本优势比较确定。

因此,如果未来行业从电力竞争转向氧化铝竞争的话,山东的禀赋区位优势依旧,宏桥的绝对成本优势也依旧。

三、运营成本

假设,最终,不管电力成本,还是氧化铝成本都趋于一致的话,在客观的物质要素成本分不出高下的背景下,只能往主观找空间了,也就是比拼的是绝对的运营效率和管理成本了。

目前,宏桥有邹平、滨州、魏桥、惠民、阳信、沾化、博兴及北海8个生产基地,生产基地相互间的距离在80公里内,均处于山东省滨州市铝产业集群范围内,在便利的交通以及较大生产规模的条件下,公司可以快速并以较低成本将产品发送给客户和从供应商处购进原材料,高度密集的产业集群,把产业布局控制在管理半径之内,整体运营成本、沟通成本必然比全国布局的企业要低。

目前,公司主要使用400KA~600KA四端进电特大预培槽系列,吨铝直流电耗小于12500千瓦时,吨铝外排氟化物少,该工艺既节约了能源又提高了液态铝的纯度,其中600KA预培槽是公司与东北大学共同研发,技术水平处于行业内领先地位。

600KA预培槽从2014年12月开始投产,具有单槽容量最大、吨铝投资最少、液态铝质量最好、能耗最低、生产环境最优、自动化程度最高、用工最少"七个之最",打破了当时世界超大型槽体的纪录。经过一段时间的稳产,整体运营效率大幅提升。2016年7月,工信部、发改委、质检总局三部委联合公布了2016年度能效"领跑者"企业名单,电解铝行业只有两家企业,同为魏桥旗下公司。

image006.png

2017年,魏桥创业集团率先在电解铝行业实现了超低排放示范工程的长期稳定运行,颗粒物为2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为10毫克/立方米,远远优于《铝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要求的颗粒物20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200毫克/立方米的要求,位居国际领先水平。

因此,抛开目前已有的电力成本优势,未来确定的氧化铝成本优势,在管理效率、科技创新的维度上,宏桥依然是行业中最有竞争优势的公司,即便最后电价政策靴子落地,相对竞争优势减弱,但是绝对的竞争优势依然长期存在。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