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蔚来求生欲: 轻装上阵 重新出发
2019-08-26 17:19:37 来源: 新众网

一直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蔚来,在旗下产品ES8连续经历了自燃以及召回事件后,蔚来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裁员消息此起彼伏,抛售了FE电动方程式车队大部分股权也不绝于耳,短短几天,舆论唱衰蔚来。

蔚来汽车真的不行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回顾过去一百多年来的汽车工业史,多少汽车品牌经历了经营不善、战略重组,被收购甚至彻底的消亡。五年前的第一天,蔚来管理层确立了高举高打、四面出击的经营策略;五年后的今天,这一策略也直接导致了蔚来的经营复杂度指数级上升。

进入 2019 年,蔚来一反过去三年的全速扩张状态。蔚来正在变得越来越像特斯拉:负面接连不断,公司上下身心俱疲;交付数据尚可,但距离管理层设定的销量指引相去甚远;财务明显承压,重组优化变得越来越频繁。

▲蔚来ES6下线仪式部分员工合影

蔚来会成为下一个摩拜,还是下一个特斯拉?是什么让他们选择留在蔚来?身在蔚来的年轻人们,也随着这家明星公司的经营调整被挟裹到了舆论漩涡的中心。

与蔚来共克时艰

年轻人们选择留在蔚来,原因各不同。

一一对蔚来的感情复杂,在她加入蔚来的时候,蔚来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她的面试地点约在郑州的一家酒店大堂,当时的蔚来在郑州甚至没有 HR,蔚来郑州城市总经理下楼,在酒店大堂完成了对一一的面试。

之后的三个多月里,做外展、办活动,根据总部安排参加北京车展,一一在蔚来扮演了一个开疆拓土的角色。这让她有一种荣誉感和使命感。「哪怕要走,也不应该是现在。我们的很多用户都在用行动反馈蔚来的善意。我们也应该和蔚来共克时艰。」

类似的使命感和参与感,蔚来 001 号员工、蔚来 AI 语音助手 NOMI 之父 Ted 感同身受。「蔚来不是李斌一个人的事情,我在蔚来也是在创业啊。」他是蔚来的第一名员工,也顺理成章地在产品、市场、销售、服务乃至城市总经理等多个岗位进行了历练。

▲蔚来标识

在 Ted 看来,所谓「李斌身在其中看不到蔚来的危机」是一种典型的误读。「对于不断恶化的内外部环境,管理层有着充分的决心应对。从战略到执行、组织、人员配置,对蔚来来说,这是最深刻的一次进行资源重新配置的时刻。」

Ted 对蔚来充满信心:「我们有正确的人,有正确的做事的 DNA,有自我调整的能力,没理由不成功。」

Lucas 对蔚来的感情更加纯粹:蔚来是为数不多的优质品牌,这成为他当初选择加入蔚来的直接原因:「一家中国企业,有决心做一个高逼格、高调性的优质汽车品牌,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在他眼中,蔚来和摩拜、大疆一样,都是中国原创的、代表了某种文化、某种价值观的优质品牌。

除此之外,蔚来关注用户体验的商业逻辑也触动了 Lucas。他尤其反感传统商业中复杂、算计消费者为主体的商业模式,而蔚来正相反。

▲蔚来终身免费换电政策

在加入蔚来前,张瑞杰已经在特斯拉做了两年半的销售。与坊间传言的「蔚来双倍工资挖特斯拉销售」不同,即便是在蔚来风头正劲的 2017 年,张瑞杰从特斯拉转投蔚来仍然是降薪入职。

即使后来升职,他的薪资相对特斯拉时期也只是「高了一点点」。

从 2017 年 5 月入职到今天,张瑞杰的总结是,蔚来是一家宽容度很高的公司。特斯拉有业绩压力、有指标、高度以结果为导向,但销售是一件不确定性很高的工作,任何的政策变化、市场变化都有可能影响最终的结果。

蔚来对销售团队的综合考察机制和「以用户为中心」的价值观引起了张瑞杰的强烈共鸣。在采访结束 5 个小时后,张瑞杰觉得自己「没发挥好」,在微信上发来一句:蔚来之后如何我不知道,也不能由我左右,但是如果蔚来需要我,哪怕没钱拿我也愿意和蔚来在一起。

创业精神支撑 选择留在蔚来

Sophia 的理由很纯粹:阿里巴巴、腾讯、京东、小米,多少巨头都经历过发不出工资、千钧一发的时刻。而蔚来时至今日的境遇远远没有那么恶劣。实际上,2019 年的蔚来第一次让 Sophia 有「创业」的感觉。

对于倍受争议的亏损问题,Sophia 的选择是相信李斌。「李斌虽然能花钱,但他找钱的能力也很强啊。他应该早就做好了准备,才会那样花钱。」一些模式、逻辑在实际落地的时候不 Work 的时候,管理层随机应变的调整来得也很快。

蔚来的负面闹得满城风雨,有一天,Lucas 在洗澡的时候突然问他老婆:我们家可以承受我失业吗,我在这家公司(蔚来)可以熬到它倒闭吗?他老婆回他,可以啊,我们可以负担这个事情。

Lucas 选择留在蔚来的原因之一源于网上的长期持续传播蔚来负面的自媒体——他把他们叫做「黑恶势力」。他对蔚来有很强的品牌认同感,当蔚来遭遇不公正的评价甚至诋毁的时候,他的斗志被激发出来,他要留在蔚来,继续战斗。

Lucas 的工作会影响蔚来的未来,这是他留下来的第二个原因。待在一家处于风险状态的公司中,用自己的努力一点点去影响公司的走向,等待柳暗花明的那一刻,这于他而言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

▲蔚来换电站

对于 ADAS 工程师张琪来说,不离开蔚来的理由:压力都被老板们扛住了,而他没必要多想公司层面的困难,应该专注于解决眼前的问题。他关注的是蔚来刚刚推送了一项由他负责的关键 ADAS 功能,而用户反馈体验不够好。尽管这在张琪的预期之内,但反馈仍然刺激了他做事的动力。

「我们需要一场长征,在明年打个翻身仗。」换个角度看,张琪是最听李斌的那种员工:「你们专心做好自己的事,钱的事不用担心。」

▲蔚来全家福

在过去的三年里,这些年轻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走到蔚来。如今,他们正在经历创业史上最根本、最残酷的一个命题:活下去。

蔚来汽车诞生以来,争论从来没有停止过,但从支持和反对两派的激烈论战来看,蔚来也恰恰是造车新势力的风向标。不少人均认同,蔚来一定是造车新势力中活到最后、活得最好的一家。

毕竟这家造车新势力在研发上的投入、所具备的科技实力以及做好电动车的决心,俨然不像传闻中那般风雨飘摇、不堪一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Sophia、张瑞杰、杨佳斌、Lucas、一一、司思、张琪均为化名。)

转载改写自:42号车库

原标题:《蔚来重新出发》

图:网络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