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舟终归航,国家安全部门功不可
2021-10-01 21:48:30 来源: 财讯网

孟晚舟回国了!加拿大当地时间2021年9月24日,经中国政府不懈努力,被加拿大政府扣押了3年的华为财务官孟晚舟女士已经乘坐中国政府包机离开加拿大返回中国。这一天,所有关注过孟晚舟事件的中国人民为之欢呼庆贺。

而同在2021年9月24日晚,外媒还刊登了另一则消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召开记者会向媒体表示,在中国遭到扣押的两名加拿大公民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于大约12分钟前,已经在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的陪同下乘坐飞机离开了中国领空,并将飞抵回国。

为何这则消息会在孟晚舟被无罪释放的当天,成为外媒争相报道的内容呢?且让我们先看看,这两位迈克尔兄弟,是什么样的人吧!

迈克尔·康明凯(Michael Kovrig)加拿大原外交官于2014年担任加拿大驻中国北京外交官,后于2016年调至香港。其在加拿大驻北京使馆从事的工作隶属“全球安全报告项目”,该项目由加拿大外交部设立,致力于收集和分析与“战略稳定和安全相关的信息”。2017年2月,辞职后加入国际危机组织(IGC),担任东北亚高级顾问,研究分析中国、日本和朝鲜半岛的外交事务和全球安全问题等,该组织未在中国大陆备案。康明凯于2017年至2018年多次以伪造商人身份、虚构经商事由的方式进入中国境内,在中国内地通过关系人搜集了大量非公开的涉中国国家安全等信息,并据此撰写分析报告,经鉴定,康明凯搜集的信息中包括数份机密级国家秘密和情报。康明凯于2018年12月10日被国家安全部门依法审查。

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加拿大商人,其在中国期间,曾在不同时间多次拍摄中国军事装备照片和视频,并将其中部分照片非法提供给境外人员,经鉴定,相关照片和视频均为机密级国家秘密。斯帕弗还是康明凯的重要情报关系人,长期向康明凯提供各种信息资料。最终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于2018年12月10日,被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审查。

2021年8月11日,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因“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斯帕弗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五万元,驱逐出境。康明凯被控“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犯罪”案件的审判于2021年3月已结束,但尚未被判刑。

很清楚了,两位迈克尔兄,就是两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间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然而,为何外媒将两人的违法行为与孟晚舟案相联系大肆翻炒呢?无他,心虚而已!

孟晚舟案和康明凯案,两个案件发生的时间相隔只有10天,而孟晚舟被释放回国的当天,已经被审判的两个迈克尔也获批准取保候审得以回国。这两个事件看似关联的,实际上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质的事件。两个迈克尔犯下的是证据确凿的刑事行罪,我国法院按我国刑法规定对其做出判决,是合理合法的行为,而之后准许其取保候审,则是外交惯例和人道主义在法律层面上的合理合法表现。而孟晚舟女士却是被美加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联手陷害的无辜商人,在质上是截然不同的。外媒硬是将其拉扯到一块,无非是想为孟晚舟案的失败找一块遮羞布、一个台阶,转移注意力而已。

孟晚舟案就是一出美国政府针对中国企业华为的经济打击而导演的一出丑剧。事发时正值中美贸易战高峰,美国开始向中国高科技公司下手,当时的逮捕和随后的指控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开了大国博弈向一国商务人士下手的恶劣先例,威胁到全球商务旅行的安全。

作为华为集团首席财务官,华为总裁任正非的长女,孟晚舟可以被看做华为集团举足轻重的高层,并且有被视为任正非接班人的观点。为了打击华为在世界市场上越来越强的竞争力,美国政府采取了之前对日本东芝、法国阿尔斯通等企业的迫害手法,利用对企业高层管理人员莫须有的指控、拘押,迫使其退出或转让与美国企业相关的竞争领域,达到其非法的商业垄断目的。由于华为高层对于美国政府的相关行为有了戒心,基本不再入境美国,因此美国政府借有着引渡条款的加拿大,实施了本次的扣押行动。

孟晚舟是于2018年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过境时被加拿大警方依据美国司法部的要求逮捕,当时美国指她在华为的伊朗业务问题上误导汇丰银行,导致汇丰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令,以此要求加拿大逮捕孟晚舟并引渡至美国。

加拿大司法部随后于2019年3月1日就孟晚舟引渡案签发授权进行令,开启了超过两年的案件审讯过程,也掀起中国与美国、加拿大之间越演越烈的司法与外交博弈。

通过加拿大警方将过境的孟晚舟扣押后,美国政府本想通过加拿大政府通过法律程序将其引渡到美国。然而中国政府反应迅速,在得知相关消息后,马上通过外交渠道向美加提出了强烈抗议,同时民间在了解到华为和孟晚舟的不幸遭遇后,爆发出声势浩大的声援抗议,引起了世界关注。

而就在中美加三方在外交层面不断交涉的时候。一直调查着两位来自加拿大的迈克尔在国内的不法行为我国安部门,在证据确凿时机成熟时,果断出手将其拘捕审查,本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一次合法行动。然而由于此次拘捕审查的时机恰在孟晚舟案发生的10天后,一时间让加方不知所措,在当时即时引起了加拿大政府强烈的抗议,加上一些外媒推波助澜,将此案说成是中方因孟案的打击报复而扣押的“人质”,并大肆渲染,结果反而意外在无形中把孟案与此案捆绑在了一起,造成加方进退维谷。而对此,我国政府早已公开声明,迈克尔案件只是单纯的刑事案件,是我国国家安全机关依法执法的正常行为,与孟晚舟案既无关联,也毫不相同。

在中国政府的强势抗议,民间舆论以及华为和孟晚舟的积极申诉下,很快加拿大法院便同意了孟晚舟的保释申请,使得其无需被关押在监狱中,这使得孟晚舟虽然不能离开加拿大,却获得宝贵的活动自由,可以和自己的法律团队和各方支持者进行及时的沟通交流,对于日后漫长的抗诉有着十分重要的帮助。连加拿大当时的驻华大使也表示“孟晚舟有充分理由反对引渡”。虽然迫于美国政府的压力,随后该大使被总理特鲁多要求提出了辞职。但是,从那时开始,加拿大政府的态度已经有了微妙转变。

其后,虽然美国司法部在随后正式起诉华为和孟晚舟,并提出了引渡孟晚舟的请求,加拿大司法部长也对孟晚舟案签发了授权进行令。但加拿大法院针对美国提出的引渡要求进行了漫长的开庭听证和审理,迟迟未就是否引渡孟晚舟做出裁决。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孟晚舟的法律团队也利用法律程序提出过起诉美国、加拿大政府相关部门的各种手段,但是在这一明显具有政治色彩的案件上,影响甚小。对此中国政府义无反顾地站出来,从外交上对加美双方予以谴责,并持续不懈地通过当地领事馆给予孟晚舟各方面的支持,而国内社会也对支持孟晚舟维权给予了极大的民意支持,中国政府当时的各项举动带给加方的明确讯息,收到了明显效果。

在孟晚舟滞留在加拿大期间,中美加三方就相关问题,也多次进行过博弈,但一直僵持不下。直到2020年美国大选过后,特朗普政府下台,拜登政府登场,再加上加拿大联邦众议院选举于2021年9月20日结束,特鲁多所率的加拿大联邦自由党获胜,得以继续组建政府。没有了大选的顾虑的特鲁多政府,和已经不想在这个案件上纠缠的拜登政府,在孟晚舟2021年9月24日以视像方式出席美国纽约法院的聆讯,并与美国司法部达成14个月的“延期起诉协议”(Deferred-Prosecution Agreement,DPA),直到2022年12月为止后,立刻由加拿大法院于当日结束了对孟晚舟的引渡聆讯,批准撤销将她引渡到美国的要求,当庭释放。

孟晚舟事件,至此可以说是画上了一个句号。整个事件中,包括与美国司法部最后的协议,孟晚舟一直否认控罪,既维护了华为和个人的尊严,也有效地捍卫了中国的国家尊严。从整个案件的无数次的听证和审理过程中,美国政府一直无法拿出实证,证明孟晚舟女士违反了相关法律,反而在政府高层一系列的言语和行为中,暴露出美国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政治迫害孟晚舟和华为的目的,这次对华为和孟晚舟的控罪以及引渡的失败,也意味着它这次野蛮的政治迫害行为的彻底失败。此案的唯一效果就是让世界看到了美国为达政治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凶狠,以及他们对规则的无视,将成为美国永恒的污点。

而这次事件中中国政府对孟晚舟女士的全力支持,是这次营救孟晚舟成功的根本原因,而中国民众群情汹涌的支持,是对这一行动的最好声援,至于我们国家的国安部门,在国家安全战线上制止和打击外国势力的间谍行动的行动,则是本次营救活动中的意外助攻,为营救孟晚舟制造了特殊的政治环境,无意中迫使加拿大政府不得不保持中立立场,挡住了美国政府的引渡要求,为孟晚舟最终恢复自由赢得了宝贵时机。

别了!迈克尔兄弟,中国不欢迎别有用心的人。欢迎归来!孟晚舟,中国永远是你最有力的靠山!

来源公众号:灣區有為青年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