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窥彭旭峰涉贪腐案件:受贿超2.38亿元一单就拿上千万
2019-07-17 08:58:34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在湖南涉腐的官员中,从没有人像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旭峰那样牵动人心——曲折离奇的仕途、异常牢固的小团体、藏于海外的巨额资产、全家神奇地逃亡,给当地百姓心里留下许多疑问。

2019年6月27日,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报》刊登的一则公告,让世人得以一窥彭旭峰所涉贪腐案件和巨额财物的流向。

公告显示,湖南省岳阳市人民检察院于近日已向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没收彭旭峰、贾斯语夫妻违法所得申请。经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认为有证据证明彭旭峰实施了受贿犯罪,贾斯语实施了受贿、洗钱犯罪。遵照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指定管辖决定,该院于2019年6月23日立案受理。

此前,应我国司法机关的刑事司法协助请求,彭旭峰、贾斯语在境外购买的4处房产、250万欧元国债及用于购买基金的50万余美元,已分别被澳大利亚、塞浦路斯、新加坡等国家查封、冻结。

2017年3月,时任湖南基础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副厅级)的彭旭峰被曝“失联”,且之前已安排了家人出国。此后,彭旭峰因涉嫌受贿罪于2017年4月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20天后,其妻贾斯语(曾用名贾崴)也因涉嫌受贿罪、洗钱罪被岳阳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同年4月25日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彭氏夫妻进行逮捕,5月10日国际刑警组织对两人发布红色通报。

岳阳市人民检察院的没收违法所得申请书(案号为岳检公二没申[2019]1号)上记载:2010年至2017年,犯罪嫌疑人彭旭峰单独或伙同其妻子、犯罪嫌疑人贾斯语及彭耀峰、王俊(均另案处理)等人,利用彭旭峰担任长沙市住建委副主任、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湖南和信工程有限公司、张恩等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土地承租、设备采购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上述单位、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8亿余元和12万美元,涉嫌受贿犯罪。2012年至2017年,犯罪嫌疑人贾斯语将犯罪嫌疑人彭旭峰受贿所得人民币4299万余元通过地下钱庄或者借用他人账户转移至境外,其中部分受贿所得用于在境外购买房产、国债等,涉嫌洗钱犯罪。侦查机关、调查机关依法扣押、冻结了犯罪嫌疑人彭旭峰、贾斯语在境内的涉案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亿元,黄金制品4件。彭旭峰夫妻用违法所得境外购买的房产,包括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布里斯班的公寓两处、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黄金海岸的别墅一处、塞浦路斯别墅一处、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房产一处。

据了解,彭旭峰与其弟彭耀峰共同受贿所得购买的七套房产的售房款人民币2574万余元,北京朝玉春澜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长沙友阿五一广场商业有限公司所占40%股份价值中的人民币7500万元,张某送给彭旭峰、彭耀峰的3000万元债权的利息现金人民币315万元,贾斯语存放于蔡某处的现金人民币38万元等财物,已在岳阳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没收财产清单之列。

岳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彭旭峰实施了受贿犯罪、犯罪嫌疑人贾斯语实施了受贿、洗钱犯罪后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九十八条之规定,提出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

据悉,自法院公告6个月期满后,没收案将依法审理。

低调的巨贪

现年53岁的彭旭峰是湖南湘中地区娄底市双峰县人,湖南一名校土木工程系毕业。2017年2月24日,《湖南日报》刊登的湖南省管干部任前公示上,介绍其为高级工程师、工程硕士。

7月初,一位与彭谙熟的娄底籍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彭旭峰在高中时学习努力,父亲在娄底多年为官,其性格早熟,遇事常有主见,对乡情亦十分看重。直至他后来在长沙任职,往来朋友多以籍贯为圈。长沙市几位官员也称,长沙地铁1、2号线建设经过所有城区,但彭与他们很少往来,即便工作联系,也仅是按流程办事或者会议接触。

彭旭峰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娄底市,之后上调至湖南省建设厅招投标办副主任。工程建设领域一直是腐败的高发区,“项目建起来,干部倒下去”的情况屡见不鲜。2000年1月1日实施的《招投标法》,开始对我国境内工程建设领域中的行为进行法定规范,通过建立招投标制度,遏制腐败,确保建设工程质量。

该法律规定:大型建设项目、公用设施,部分和全部使用国家资金的项目、关系公共利益公共安全的项目均在监管之内。而招投标部门负责制定本行业的交易规则、运行程序、监管制度,依法对本行业公共资源交易实施全过程监督(包括抽取代理机构、抽取评标专家、开标、评标等现场监督)。在建设领域耕耘已久的彭调任此岗,权责颇重。

但让人意外的是,不久彭又空降至长沙市建委副主任。湖南省建设厅跟长沙市建委只有业务指导关系,彭旭峰空降长沙市任建委副主任,并不符合惯例。一位了解此事的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这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而到长沙市建委任职不久,彭旭峰就跟第一任妻子离婚,前妻带着小孩去了加拿大定居。

本世纪初,长沙市委市政府拟定了发展地铁的计划,提出在2020年前建设若干条地铁的蓝图,一度占据了地方媒体的头条位置,一时间长沙市民心潮澎湃。2007年,这一蓝图提前成为现实——长沙市正式启动地铁建设计划,成立轨道办(后组建轨道交通集团),开始全面规划地铁建设。公开资料显示,该集团注册资金50亿元,其经营范围包括在长沙投资建设地铁、城铁及磁浮等轨道交通项目,也包括土地一级整理、开发,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建筑材料销售等等。

2010年8月底,长沙市委组织部公示:彭旭峰以建委副主任身份兼任长沙轨道交通集团(以下简称“轨道集团”)董事长。2年后,彭旭峰卸掉了建委副主任职务,成为轨道集团专职董事长。2015年4月,彭旭峰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肩挑”。而就在这短短几年间,彭氏兄弟迅速贪敛数亿元家财,成为湖南迄今为止,涉案金额最高的腐败官员。

一单拿千万

前述知情人士透露,彭旭峰任董事长的几年,正是长沙地铁从起步到高速发展时期,市区多条地铁同时开工,彼时,彭旭峰随便关照一下谁,谁就可能成为千万甚至亿万富翁,其权力达到巅峰,每天登门拜访、约饭局的人络绎不绝,办公室门外经常排起长龙。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湖南省岳阳县人民法院作出的《严实行贿、串通投标一审刑事判决书》,清晰呈现了彭旭峰及其弟彭耀峰共同受贿的部分犯罪事实,以及彭旭峰昔日下属、长沙地铁多名管理人员涉案情况。

彭旭峰弟弟彭耀峰原本只是娄底市国土资源局的一个科长。在彭旭峰肩负地铁建设管理重任之时,他来长沙市充当起掮客,与其兄长沆瀣一气。检察机关指控彭耀峰伙同其兄彭旭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张某、湖南某工程有限公司等11个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共同收受上述单位、个人给予的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法院查明,被告人严实(彭耀峰以前娄底单位同事)在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与湖南赛能机电公司程某、樊某、杨某合作,想承揽长沙轨道一号线机电安装项目。为得到彭旭峰的关照,严实找到彭旭峰的弟弟彭耀峰,要彭耀峰向彭旭峰以及该公司合约部部长陈某打招呼,为其承揽工程提供帮助,并承诺给予中标价6.5%的好处费。

通过彭旭峰、陈某的帮助,严实等人与湖南和信工程公司的贺某合作,商量采取围标的方式投标。严实先后联系了多家建设单位参与投标,互相串通标书报价,并提出设置“三个一级资质”的报名条件,以减少竞争对手。2015年1月23日,严实等人挂靠的两家公司分别中标了长沙地铁一号线机电安装项目01标段、06标段,中标项目金额分别为1.1亿余元和7500余万元。

2015年5月至2016年年底,严实分6次送给彭耀峰人民币共计1000万元,分3次送给陈某人民币共计5万元。2015年下半年,严实得知长沙地铁一号线“地面四小件”项目要招标,便安排其项目经理罗某联系,挂靠其他公司投标,并另外找几个陪标单位参与投标。罗某便找了多家建筑公司参加投标,严实付给各单位保证金利息、标书制作费用等共计30万余元,并互相串通投标报价。同时,严实再次向“贵人”彭耀峰求援,让其向彭旭峰打招呼,顺利中得地面“四小件”工程项目,中标价3700余万元。

此后,彭耀峰向严实索要好处费200万元。2016年4月至2017年1月,严实分4次送给彭耀峰人民币共计175万元。彭耀峰的证言透露,其收受严实贿赂的事实都主动告诉了其兄彭旭峰,彭旭峰均知情,二人商议收受财物一人一半,由彭旭峰对被告人严实等人获得工程项目提供帮助。

2019年2月27日,岳阳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严实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犯串通投标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20万元。同时,依法追缴被告人严实的违法所得,上缴国库。

司机也有影响力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查询相关资料,获悉长沙轨道交通1号线线路起于开福区政府站,途经长沙市开福区、芙蓉区、天心区和雨花区。1号线一期工程全长23.55千米,总投资141.9亿元,该线路于2016年6月28日开通运营。此前,贯穿长沙东西城区的地铁2号线,已于2014年4月29日开通运营,其总投资超过120亿元。

据彭旭峰2016年11月23日做客湖南省政府门户网站“嘉宾访谈”栏目时的表述,长沙地铁1、2号线只是第一轮投资建设高潮,其后仍有两轮大的建设规划:包括3、4、5号线一期工程以及2号线西延一期工程,线路长约96公里。而地铁6号线、7号线一期和1号线北延一期、2号线西延二期、4号线北延线、5号线南延、北延线等5条延长线,线路长约121公里的第三轮建设仍在积极报审。然而,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获取的若干参与长沙地铁建设企业的内部汇报材料显示,中标地铁主干建设项目的企业中标收益率为负数,有的亏损超过20%。

彭旭峰案发后,其昔日下属、长沙地铁多名管理人员也涉案其中。2015年年底至2016年11月,严实在承揽长沙地铁三号线管片螺栓业务、因地铁搬迁的湖南大学宿舍及装修等工程业务时,为感谢长沙地铁三号线总经理黄某提供的职务帮助,分6次送给黄某人民币共计31.6万元。长沙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招标中心原主任许某,于2012年至2017年,利用职务便利为贺某承接轨道交通集团项目提供便利,收受其贿赂41万余元。

2018年3月20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一审对长沙市轨道交通三号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黄志达作出判决:被告人黄志达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法院查明黄志达在担任长沙地铁三号线公司总经理后,借工程收受多名包工头所送人民币共56.3万元。

2018年3月16日,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一审对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公共关系部外联科原科长雷铁山作出判决,以雷铁山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雷铁山的主要职责是担任彭旭峰的司机。法院查明雷铁山于2014年至2017年期间,利用其担任彭旭峰司机的影响力,通过彭旭峰、旷某某等人的职务行为,为请托人陆某谋取不正当利益,接受陆某贿赂共计人民币32万元。

质疑不断

目前,彭旭峰携妻外逃美国已有两年多,其在境内的弟弟彭耀峰受审情况成为揭开这起骇人听闻的贪腐大案的关键。

2019年3月6日,湖南省岳阳市人民检察院在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公布消息。

据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至2017年,彭耀峰伙同其兄彭旭峰,利用彭旭峰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承揽工程、承租土地、设备采购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共同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亿多元,彭耀峰还按照彭旭峰的安排,通过其实际控制的他人银行账户,将彭旭峰受贿所得人民币3000多万元分别兑换成美元、欧元、澳元转移至境外,其行为分别触犯受贿罪、洗钱罪。

2019年3月28日,彭耀峰受贿、洗钱案在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彭耀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目前,该案尚未宣判。据悉,在彭旭峰任职长沙轨道交通集团董事长的6年多内,外界对其质疑之声一直不断。

2014年8月25日,新浪博客刊发了《长沙地铁招标,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董事长彭旭峰一手遮天“内定”》的文章,称“百年民生工程竟被以权谋私,暗箱操作”。文章直指彭旭峰在地铁3号线两次开标前违规强行给有“严重不良行为记录”的建设单位加分,从而让其如愿中标。

2014年10月,湖南多家媒体报道:长沙地铁2号线火车南站往光达站区间因隧道渗水引发线路故障,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组织工程技术人员进行抢修,但对事件成因一直未有公布。

2014年11月18日,有人在湖南红网发帖,向长沙市委主要领导举报长沙市轨道交通3号线开标、评标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称评标的公示内容中没有相应的附件可查询每家单位具体每一项得分,投标单位在公示期无法得到相应的信息,有些单位被废标也不给出任何理由,“近乎儿戏”。

该文指出,地铁3号线共开出5个标段的施工项目,从报价排名和最终公示排名可以看出,报价排名与公示结果毫无关系,直接取决于业主和业绩的加分情况;而加分结果则不进行公示。

发帖人称,2014年10月18日长沙地铁2号线火车南站往光达站区间结构渗漏水,是因为渗水填满整个夹层板空间,荷载过大,导致夹层板开裂下脱,渗漏水将列车轨道淹没、流至其他区间,致使连续几个车站的列车都不能正常运行。但长沙轨道交通集团不向市民公布此次事故的细节和内幕,涉嫌此次事故的施工单位却在此后连中数标......

但这些没有挡住彭的升迁之路。2017年2月底,彭旭峰被提拔为湖南基础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副厅级)。

彭再次引爆舆论则是他升迁后不到一月即神秘失踪——在组织对其弟彭耀峰采取了措施后,他和80后妻子于2017年3月先后逃亡海外。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