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评论 > 正文
从未成年人犯罪封存制度看《刑事诉讼法》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新规定
2014-07-10 15:34:16 来源:

  摘要:我国在对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办理上,一向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2012年《刑事诉讼法》的再修改更加注重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不仅在诉讼各阶段均对未成年人做出了特殊保护,还特别增设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其中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不可谓不是此次修改的一大亮点,他有效地遏制了未成年人犯罪记录的负面“标签效应”,有利于未成年人重新回归社会。

  少年强则国强,未成年人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但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率居高不下,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担忧。未成年人属于特殊群体,处于人生塑性期,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网络的普及、社会环境的变化,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常年居高不下,且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特征愈来愈显著,形势堪忧。就我县来说,2011年至2013年,共受理未成年人刑事犯罪件47件133人,其中2011年21件50人,2012年16件15人,2013年10件38人。以上133人中,犯罪时年龄14周岁以上不满16周岁的44人,16周岁以上不满18周岁的89人,其中小学文化的有5人,初中文化的有44人,高中文化的9人,其他均为中途辍学,其中有4人为高中在校生。从犯罪类型看,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类案件7件16人,侵犯财产类案件21件32人,妨害管理秩序类案件16件82人,且多为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由此可见未成年人犯罪暴力倾向化显著。

  未成年犯罪的日趋严重,已经成为了社会不容忽视的问题,如何有效地预防未成年犯罪、如何保护未成年犯的权益、如何有效教育和感化未成年人迷途知返,重新回归社会一直都是社会关注的问题。但犯罪前科制度将每一个未成年犯都打上了犯罪人的标签,这样的犯罪标签可能会伴随他们一生,成为他们永远无法抹除的烙印。从未成年人犯罪现状来看,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坚实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刑事政策,使其顺利回归社会,不仅要从实体上给予未成年人特殊,更需要从程序上提供保障,为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提供宽松环境和继续发展空间。2011年2月25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废除了未成年人累犯制度,增设了未成年人免除前科报告义务;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规定了包含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在内的一系列未成年犯罪案件办理的特别程序,这从立法上体现了国家对未成年人的重视和保护,是我国法治建设上的一个里程碑,为未成年犯再次回归创造了积极条件。

  一、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的现实价值及其必要性。

  所谓前科是指因犯罪而受过的有罪宣告或被判处刑罚。我国有较为严密的刑事前科记录存档、留档及报告制度,《刑法》第一百条就规定:“依法受过刑事处罚的人,在入伍、就业的时候,应当如实向有关单位报告自己曾受过刑事处罚,不得隐瞒。”这使得刑事前科如影随行、伴人一生。刑事前科制度一方面有利于司法部门充分掌握犯罪人员信息,有利于合理量刑,有效帮教、有效控制犯罪,起到警示世人、震慑犯罪的作用个,但是另一方面则相当于给罪犯贴上了犯罪人的标签,是罪犯的污点和耻辱,对其今后的学习、就业、生活带来不利影响。贝卡利亚说:“对人类心灵发生较大影响的,不是刑罚的强烈性,而是刑罚的延续性,因为最容易和最持久地触动我们感觉的,与其说是一种强烈而暂时的运动,不如说是一些细小而反复的印象。”为了更好的让少年犯健康回归社会,《刑法修正案(八)》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人,免除前款规定的报告义务。”这是对未成年人符合一定条件的前科报告义务的免除,是对前科报告制度在涉及未成年犯时所作的修正和完善。但是前科报告义务的免除还不能达到保护未成年人,使其尽快回归社会,前科的“标签效应”依然伴随着未成年人。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应当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犯罪记录被封存的,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但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进行查询的除外。依法进行查询的单位,应当对被封存的犯罪记录的情况予以保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这一规定正式确立了我国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应该说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的确立无论是在司法实践还是在社会现实层面都是具有积极的意义和价值的。从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来看,建立健全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具有必要性。第一,未成年人处于身心成长繁育特殊时期,起分辨是非、自我控制的能力相对薄弱,往往不能正确判断所作所为的性质和后果,实践中大部分未成年人的初次犯罪确属偶然,有的出于一时的逞强好胜或者一念之差而错误的尝试了犯罪,有的则由于家庭破裂或者缺乏关爱等客观因素而不慎失足。第二,未成年人同时又具有较强的可塑性,减少违法犯罪的可能也较大,即使涉嫌犯罪,只要能够及时挽救、正确引导,仍然有可能使其改过自新。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不适用累犯制度等机制的确立能真正帮助未成年人摆脱阴影、忘却过去,从根本上防止再次犯罪的发生,切实体现对未成年人这一特殊群体的特殊保护。因此,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的确立是极具意义的:

  1、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有利于贯彻我国对未成年人犯罪“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刑事政策。未成年人犯罪大多数情形属于初犯、偶犯,往往是由于一时冲动而误入歧途,主观恶性小,经过教育和改造,回归社会的可能性要大得多。我国实行宽严相济的形势政策,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核心则是惩办少数严重刑事犯罪,改造多数轻微犯罪,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正体现了对未成年犯罪的特殊宽大政策,保障刑罚改造、感化功能、减少再犯的有效实现。

  2、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有利于未成年人顺利回归社会,对未成年犯的学习、就业、生活具有重要意义。前科制度犹如标签,将未成年犯身上贴上了“一朝为贼,终身为贼”的标志,时未成年犯遭受来自社会的负面评价。未成年人正处于心里、生理从幼稚到成熟的过渡时期,思维能力尚未成熟,自我控制能力不强,缺乏应有的立志,起犯罪动机简单,主观恶性不深,未成年人具有很大的可塑性,可改造型较大,但如果我未成年人一旦因犯罪而形成刑事前科,就有可能失去好的教育环境。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虽然不等于完全将犯罪记录消灭,但该制度有利于弱化其标签效应,对其今后的学习、就业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使其重新获得生活的勇气和信心,更好地回归社会,防止再犯。

  3、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与国际法治理念接轨,顺应了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的历史潮流。对未成年人权利的特别保护,国际法也有相关立法规定,如《联合国保护被剥夺自由少年规则》规定:“释放时,少年的记录应封存,并在适当的时候加以销毁。”此外,《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中也规定:“对未成年罪犯的档案应严格保密,不能让第三方利用,也不得在其后的成人诉讼案件中加以引用。”由此可见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如今是世界各国未成年人刑事犯罪处理的普遍做法。我国确立的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也应当要以未成年人的身心特点为根据,帮助未成年犯教育改造,回归社会。

  二、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尚存的一些问题。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应当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犯罪记录被封存的,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提供,但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进行查询的除外。依法进行查询的单位,应当对被封存的犯罪记录的情况予以保密。”由于刑事诉讼法仅仅以一个条文的形式规定了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过于原则,可操作性不强,如何正确理解和适用,并保证其得到有效实施,是目前司法部门和学术界面临的共同问题。

  1、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缺乏程序性规定,操作起来较为困难。如对于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的适用主体新刑事诉讼法并未做出规定。但从我国针对未成年犯的形势政策及国际法关于未成年犯的特殊保护来说,这个主体应当是广泛的,凡是拥有未成年人犯罪记录的单位,甚至个人均应是封存记录的主体,具体来说,法院、检察院、公安以及其他涉及未成年犯的单位都应是该制度的适用主体,如所在学校、所在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未成年人保护组织、法律援助机构、社区矫正机构也应封存未成年人的犯罪记录。

  2、新刑事诉讼法关于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适用对象的规定也未作具体规定。笔者认为,对于已被法院作出判决的未成年人犯在判决之前的诉讼各阶段信息均应予以封存,如未成年犯被立案侦查,被采取强制措施,被提起公诉或者不起诉等信息均不应对外披露。

  3、新刑事诉讼法关于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的适用程序方面同样未作规定。新刑事诉讼法虽然对封存制度适用程序没有具体操作规定,但是从第二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可以看出,只要符合年龄条件及刑事要求就必须封存犯罪记录,封存程序的启动应当是司法机关或者其他有关机关依职权主动启动封存程序。至于封存决定作出时间,笔者认为,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终结后,如法院作出判决生效后,或者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后,涉及未成年人犯罪的有关单位或个人均应同时作出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决定,根据档案管理制度对未成年人的犯罪记录进行密封保存。

  三、新刑事诉讼法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新规定。

  新刑事诉讼法规定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虽然还存在一些实际操作中的难题,但该项制度的确立无疑是具有重要的历史性意义的,对重塑未成年人、使其回归社会具有现实意义。新刑事诉讼法在各方面强化了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特别保护:

  1、明确规定了对未成年犯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虽然之前宪法已经对该原则作出了规定,但此次刑事诉讼法对该原则的明确规定是我国在程序立法上的一大进步。

  2、新刑事诉讼法对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在各个诉讼环节均作出了特殊规定。如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当保障未成年人行使起诉讼权利,由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承办;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应当为其指定辩护人;在讯问和审判未成年人时,应该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或其他适当成年人到场等,上述规定充分保护了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3、新刑事诉讼法确立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对于未成年人涉嫌侵犯人身权利、民主权益、侵犯财产、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但有悔罪表现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

  未成年人是民族的未来和希望,对其给予特殊保护不仅是社会的责任,也是司法机关的重要责任,新刑事诉讼法确立的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及其他关于未成年人特殊保护的新规定体现了进一步贯彻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为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利提供了程序保障,为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提供宽松环境和继续发展空间,更加有利于未成年犯回归社会。

  安徽省南陵县人民检察院陈帮峰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