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掘近14亿人的大市场的巨大潜力,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基石
2019-08-08 11:15:56 来源: 中国经济网

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发掘近14亿人的大市场的巨大潜力,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基石。展望未来,我国消费还有比较大的升级空间,还有比较大的消费潜力。我国消费潜力、内需潜力及由此蕴藏的增长潜力不会自动释放出来,也不能主要通过宏观政策调整来刺激,它有赖于相关的体制机制环境,这就需要“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

近日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在不确定因素增多、经济下行压力持续的形势下,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发掘近14亿人的大市场的巨大潜力,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基石。

一方面,这个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2011年我国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8.7万亿元,2018年则达到38.1万亿元,实现了倍增。其中,“十二五”时期年均增长13.8%,2016年至2018年年均增长约10%。

另一方面,这个市场的结构在不断升级,消费升级态势明显。国家统计局从2018年开始公布服务消费指标。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城乡居民服务消费占比为42.6%,2018年服务消费占比为44.2%。2019年上半年,服务消费占比为49.4%,比上年同期提高0.6个百分点,消费升级趋势明显。

展望未来,我国消费还有比较大的升级空间,还有比较大的消费潜力。这一内需潜力不仅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也是我国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有利条件。同时,也要看到,我国消费潜力、内需潜力及由此蕴藏的增长潜力不会自动释放出来,也不能主要通过宏观政策调整来刺激,它有赖于相关的体制机制环境,这就需要“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

第一,以进一步的市场开放扩大有效供给。我国在物质产品供给上基本实现了充分供给,市场竞争激烈;但一些城乡居民最急需的服务,有些供给还存在比较明显的短缺,有些供给质量不能满足社会需求,有些服务标准还偏低。比较典型的表现在健康、教育等方面。这个“有需求、缺供给”的矛盾客观上制约了潜在消费需求的释放。有效释放消费需求,需要进一步加大服务业市场开放力度,以市场机制扩大服务供给、提升服务质量。

第二,以农村改革释放农村消费潜力。2018年,我国城乡居民消费水平分别为33282元和13062元,农村居民消费水平为城镇居民的39%。要释放农村消费潜力,在加快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同时,需要进一步深化农村改革,农村“三块地”改革进程,以此明显提升农民财产性收入,提升农民的消费能力。

第三,以深化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增强居民消费能力。比如,进一步提高劳动者报酬在国民收入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在2016年52.2%的基础上,争取尽快达到55%以上。此外,还需加快完善社保制度,解决消费后顾之忧。

第四,以进一步开放释放消费潜力。从我国消费发展历程看,消费市场扩大、消费结构升级与开放直接相关。当前,中国消费市场与全球市场紧密结合在一起,释放消费潜力离不开高水平开放。预计未来15年,我国进口商品和服务将分别超过30万亿美元和10万亿美元。这不仅能有效满足城乡居民不断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而且能提升相关领域的竞争度,推动相关企业转型升级。这就需要加快构建积极扩大进口的体制机制。

责任编辑: 梅长苏